小说连载:俱乐部(In grand club)

  [复制链接]
查看: 5014   回复: 105
#80
 skylang| 发表于 2006-02-19 21:02:25 | 只看该作者
  坚决制止侵权行为!!!!!!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1
 skylang| 发表于 2006-02-19 21:11:30 | 只看该作者
  京儿应该是擅长写感情戏的吧 在石破天惊的大事里 在激烈的商战中 也该有如歌的爱情吧 再添加上心理战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2
 京儿| 发表于 2006-02-20 18:22:55 | 只看该作者
  不急 慢慢练习慢慢修改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3
 skylang| 发表于 2006-02-21 17:39:04 | 只看该作者
  慢功出细活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4
 htjd| 发表于 2006-02-22 16:00:14 | 只看该作者
  HTJD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5
 skylang| 发表于 2006-03-05 19:13:53 | 只看该作者
  出来冒个泡儿 看看京儿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6
 myqzero| 发表于 2006-04-04 20:07:00 | 只看该作者
  好文!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7
 京儿| 发表于 2006-04-23 19:06:05 | 只看该作者
  第六章 愿者上钩
  
  人生有两种悲剧,其一为欲望难遂,另一为欲望得遂。
  ——英国·萧伯纳
  
  
  前情提要:海辰石油的跨国并购前期融资宣传顺利,凌鸿儒已出国做沿路演讲。西北巨鳄沈剑川与花花公子陈思哲的合作意向日见清晰,相谈愈欢。而已经找到了新商业模式的陆天放着手规划在NSDK上市的宏图,同时在P大超级女友的比赛过程中,天放遇到了一位清纯美丽的女孩——凌语晴,二人之间的默契投缘,让“我”黯然神伤。
  ————————————————————————————
  
  离夏季越近,来俱乐部的人就越多,明快的阳光,良好的机会,顺利的开始,让每一位来打高尔夫的客人脸上洋溢着愉快的笑容。陈思哲早已从往日的怨天尤人中脱胎而出,每个星期都会带着不同背景的客人来打球,自然更加无暇理会闻莺了。
  她却也不急,“真是一场优雅和朋克的PK。”悠悠吐出这么一句话,我知道闻莺目力所及的,是凌鸿儒的“雨丝模特大赛”与陆天放“超级女友”泾渭分明的对决。本来雨丝模特一直是传统的热点娱乐节目,自从“超级女友”出台以后,娱乐新闻都聚焦在“超女”之间的PK对决上。作为一个游戏名词,play-killer的缩写PK,一时风靡全国。不管是家里的老奶奶还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不管是家庭主妇还是经营事业的男人,一时之间都纷纷选择了自己的支持“超女”,成了fans俱乐部。虽然是美国电视节目“美国偶像”的中国参照版,但是把娱乐参与性与商业利润增长点结合得这么好的策划,除了天放,谁还有这样的想象力呢?
  《时代》打算以“超级女友”的冠军得主为封面,却从来没有直接采访过“雨丝”的冠军,上一届的“雨丝”冠军之所以上了《时代》,是因为模特出身的她拍了两部经典电影,跻身国际影坛,被当成了东方美女的代表。
  我心中一动,不觉想起了凌语晴,所谓的美女,站在她的身边,都会黯然失色。凌鸿儒和陆天放,这两个不同时代所缔造出的佼佼者,居然有如此多的交集。太荒谬了。
  一阵幽香袭来,让我猛然惊觉,抬头却看见闻莺似笑非笑的眼睛就在眼前,是风情万种的,同时又是练达沧桑的。
  我退后一小步,“所以,高尔夫是他们交汇的乐土”,从容说出这这句话,“雅客自有雅客的神庙,朋克也有朋克的天堂,形形色色的人,他们都有可能在此汇聚。”时光似乎凝聚,从窗外望去,白云、碧草,明亮的湖水。俱乐部,场内是天籁之国,场外是红尘万丈。
  所以,一秒千金的闻莺自然不会来找我闲聊,这一切更像是有备而来。
  “我们不也成了言传意会的球场知己吗?安静地和老朋友说会话,看看风景,也不失为一种享受。”今天的闻莺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好像有什么事欲语还休。我想起关于她在公司被一个狂想症客户纠缠求爱的传言,从吧台取过一杯鸡尾酒,笑而不语地递给她。
  “为什么女人做点事就那么难呢,遭男人眼热,女人嫉妒,连员工也不理解……付出这么多,为了资金之短甚至曲线救国,到头来却落得个……”女人抿点小酒,诉苦就会显得自然很多。
  “闻小姐,闻氏集团的实力岂能容人小觑?”
  “我为家族料理房地产生意只是一种交换,我也有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也只想忠于我的理想。目前,我最想建立完整的人才培训体系,但是,由于银根紧缩,资金都被现房套牢了,做教育的周转金倒贴过去了,哪还转得动啊?”
  我从来没看见过她的颓然:眉头紧锁,眼神飘忽不定,像有一簇蓝色的火苗闪着幽光,无力而疲惫。
  “闻小姐,别太忧愁,放宽点心,凡事都有个波折起落,车到山前必有路,但要步步为进,慢慢来啊!”
  “鹏飞,我跟你不见外,我想跟陆天放请教些经营的事儿,你跟他很熟,能帮我带个话吗?”
  哦,原来如此!我只好答应下来了。
  
  离开了会所,我开车去球场,刚才还是晴朗的天,这会却阴阴的,刮起一阵小风,还飘起了几颗雨滴,居然是俱乐部的气象部未能预测到的天气。就是天堂,也难保没有愁云惨淡的光景啊!遐想间,忽然看见两个人影,还在前方的湖畔指点球道,是沈剑川和陈思哲,赶紧喊一声:“沈先生,陈先生,天不太好,快回吧。”听者应一声“好”,我就顺势把球车向他们那个方向开去。
  回到会所,沈、陈两人径自去换衣服,天放的助理告诉我,陆天放在等我,一进门,就看见天放手里翻着一本《财经杂志》,饶有兴趣的端详着封面,不时对照着正文。“嗬,看什么这么入迷啊?”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就是想问问你,俱乐部是不是有个女会员叫闻莺?”天放指着封面,“你看看,这是不是她?”我顺势看去,封面人物确然是凝神浅笑的闻莺。
  “没错,这上面的也是她。巧了,她也正找你呢。”正好他们自己接上茬了。
  “哦,是这样,在前两天G市的青年企业家年会上,她过来跟我打过招呼,就随口问问你。”天放这么说,看来闻莺是要我做他们沟通的双保险了。我把刚遇到闻莺的情形跟天放大致说了说。
  “她也是受制于资金之短缺。”我补充道。
  “只是,她短缺到做教育培训的现金流都快没了。虽然我上了竞价排名的新业务,但正常的周转金还是有保障的。聊聊也好,看看在这个瓶颈上,大家能否集思广益地去克服。”
  看来他没有拒绝的意思,我就顺势说:“天放,要不要我给你现在去邀一下闻小姐,她还没离开。”
  天放不怀好意地审视了我一番,恶作剧般揶揄了我一下:“老同学,今天怎这么热心给我张罗啊。是不是你别有用心,急于表现啊?”
  奇怪,今天怎么这样撮合他俩见面,是希望真的能帮帮闻莺?我摇头,恐怕只是为了促成他们的相识良机,为自己也留下接近语晴的空间。但天放一说之下,我大为窘迫,连连摆手:“绝无此意,绝无此意。”
  天放哈哈大笑:“好,不欺负你老实人了,稍候还有别的约会。明天还得去坝上草原陪语晴搜集写论文的素材。等回来再跟闻莺聊吧。”
  这回轮到我大吃一惊了:“语晴?”
  “对,语晴,就是上次和我打高球的P大女生”,天放眼睛透出一抹柔情,爱情能让人变得容光焕发、丰神俊朗,就在我目瞪口呆的当儿,天放说:“我先走了。”他甩开大步出了门。
  我出得门来,有点发晕,靠在旋梯边上休息了一会,看见沈剑川和陈思哲在餐厅已开始用餐。我平静一下情绪,坐到了前厅的一张沙发上。
  “思哲,我没看错人,你真的是个做金融的天才呢!”沈剑川抑制不住的高兴。
  “哎,老沈,你这话说得不够精准,应该叫翻云覆雨的融资高手。”受到夸赞的陈思哲肆意大笑了几声,似乎又回到了飞扬跋扈的日子。
  “当然当然,咱是不是应该庆祝庆祝呵,要不我在咱公司给陈总办个庆功宴,怎样?”沈剑川也是得意非常。
  “还不用吧,刚开了个好头,融了五百万,就不要那么大张旗鼓的。马上我还要发动移通、各大银行、券商参股进来,还有一些友好单位的小金库,也是我要突破的,这些地方还有老头子的老部下,毕竟要给些面子的。还有,我原来供职的公司,也有一部分闲散资金……加起来再融个两三千万没问题。”此时的陈思哲倒是学的几分沉稳了。
  沈剑川这时拿出他一贯的老道了:“好,等咱们声势更大些,倒真是要办个大型的商务酒会的,正好聚拢人心,扩大规模,水到渠成,那时庆功也不晚。”
  不过这时的陈思哲还是透出一些不安:“融来这么多钱投在股市上,股价飚高,要付给股民的分红也很多,如果德天实业回笼的现金流和利润不够的话,怎能补仓呢?”
  我一听,这明显是在股市坐庄啊,难道证监会的人都是傻子吗?这么明显的嫌疑都不会发现吗?
  沈剑川用一种亲热的语气拍拍陈的肩膀,“你真是融进来了,咱蓄牧、重型汽配加工、合金、农垦超市这四大块实业现在的运营状况是良性的,股市公告和财务报表你不是看过了吗。再加上我在证监会走了几步棋。我的陈总,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咱是一条船上的,给你的总经理津贴和分红一分不少。咱好好干,兄弟同心,所向披靡!”
  思哲大笑起来:“没问题!来,干杯!”
  “砰”,两人开始杯盏交筹。沈剑川半开玩笑地说:“要不要叫闻小姐来助助兴啊?”
  陈说:“老沈,你知道我是好这口的,但事不过三,也该人间蒸发一回了。”
  沈说:“那好,老哥我已经给你物色好了新猎物啦!”
  陈说:“真有你的,知我者,沈剑川也!”
  
  我摇摇头,最近少看见陈英才了,不知道是否真的身体欠佳,否则怎么会由得陈思哲走这样的险着?沈剑川虽说是名声在外,到底认识才几天呢?我不禁想起前几年报纸曾披露的诈骗案例:一个衣着光鲜,开着凯迪拉克、林肯、奔驰,顶着某部委投资研究所项目中心主任、泰国最有影响的银行董事头衔,小费一次出手就上万的商人,而且似乎是个具有海外金融背景的成功商人,顶着这些“光环”在南方特区骗财逾千万元。他被抓获时,也正是被他骗了的人们捶胸顿足之时。只是,这样的骗局,甚至比这个大得多的骗局,莫非不因着人的贪欲而在延续。儿时在茶楼里饮茶时,就听那民间说书艺人唱过这样的大鼓词:
  “你自恃才高八斗,不怕地来不怕天,不听我那好言规劝,只看那金灿灿的许诺,白花花的将来;你也曾饮过酒肉宴席,穿过貂裘锦衣叵耐寒,受骗后你就是有天大的本领,也回天乏术裹足不前;轻则破财重则破色,更怕的是人财两空,身陷他乡,如入牢笼寝食难安。到这时你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骗中有骗。落得个双泪涟涟,有口难言。”
  
  默然走回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打开刚到的《财经周刊》,头条就是:
  “凌鸿儒舌战政客,中海辰力挽狂澜。”
  
  由于E国监管机构的忧虑,以及E国政界知名人士纷纷发出的呼吁,凌鸿儒此次的出行一开始并不顺利,但是他在演讲中所提出的方案无疑是有极大说服力的,海辰石油对胡佛石油的收购已是势在必得。上周,凌鸿儒告诉E国媒体,“海辰石油决心很大,如果有必要,还可能提高报价。公司董事会已决定,此次竞购必须成功。”这一消息对其竞争对手无疑是一记“重扣”。目前,最可能的竞争对手提出的“现金加股票”的收购方案价值为165亿美元,已比中方的海辰石油低约20亿美元。面对政治压力,凌鸿儒并不示弱,主动展开公关活动以求消除“误解”。在这二十天内,他先后接受了《E国时报》、《E城邮报》、《金融时报》等多家海外媒体的专访,反复解释中海辰收购胡佛的商业动机和价值。前天,熟谙英文的凌鸿儒更是在《华尔街日报》亲自撰写《E国为何担忧》一文。他承诺,胡佛在E国境内出产的石油和天然气只在E国销售。此举首开中国企业家在西方主流媒体上撰文表达立场的先河。
  
  看到这里,心情豁然开朗,我抬头望向窗外,暮色中的明湖纯澈如镜。
  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8
 京儿| 发表于 2006-04-23 19:16:13 | 只看该作者
  第七章 刚柔相济
  
  女人看得深,男人看得远。对男人而言,世界是心脏,对女人而言,心脏是世界。
  ——德国·格拉贝
  前情提要:
  陆天放的“超级女友”成为娱乐聚焦热点,网络业务的发展迅速,引起了闻莺的热切关注。因教育资金现金流短缺,闻莺希望与天放进一步沟通,天放却沉浸在与凌语晴的爱情中。沈剑川与陈思哲也在不断扩大私募集资规模。凌鸿儒的收购计划紧锣密鼓,飞往国外开始较长时间的商务谈判,并在E国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
  
  这天,天放一回到会所,说是和闻莺约好了谈事。正说着,他匆忙间碰掉了些东西,手忙脚乱地开始胡乱收拾。我信手替他捡起一张图片,哦,天放和语晴畅游坝上草原的照片!天放笑得一脸阳光,而语晴,则柔美万千。
  天放微笑,取出皮夹将照片放了进去。我深吸一口气,“天放,和闻莺的会面在这吗?”天放想了一下:“安排一个茶间吧。”
  我用内线和茶室确定了茶间,去了一趟球场,回来时,天放已经与一位盛装美女临窗而坐,自然是闻莺。我摒去茶博士,端起恰好沸腾的泉水,在两件茶具中直泻而下,为他们分别沏上一杯黄山毛尖和一盅滇池普洱。这个下午,茶室里非常安静,茶色一碧一朱,隔开的恰好是两个年少有为的商届CEO。
  “拜读了有关报导,闻总真是名不虚传。听说您的球也打得好!”
  “陆总过奖了,怎能入您的眼!我最好成绩不过八十杆而已。”
  两人相视微笑,闻莺端起茶盅,纤长的手指掀开盅盖,轻轻抿了一口。“宋经理,这是五年普洱?多谢您了。”
  我识趣退了出去,只见天放向前微倾:“不知闻总所为何来?”
  “说陆总是快球手,向来直击目标。我无论是球技还是做实业,都得请陆总多指点几招啊!”
  “有机会大家彼此切磋一下球技当然是个好事,但做事,咱隔行如隔山,还是各有各的诀窍啊,要不我给您介绍几位教育培训业的行家,可能更对路。”天放回应得既谦虚又委婉。
  闻莺不紧不慢:“陆总的门户网站现在正臻于完善,又抓住了当下最好的集中盈利模式,可谓是顺风顺水,只是有一处小小瑕疵,不知您是资源整合不足还是百密一疏?”
  “请讲,想听听闻总的高见。”
  “陆总在internet占尽行业卖点,可是恰恰忽略了最大的一个盈利点,就是网络教育。Cisco 的首席执行官 John Chamber 对这个产业的评论是:互联网最大的应用是网络教育。您的门户网站中,教育频道恰恰是最薄弱的。”闻莺虽然来自四川世家,却丝毫未带泼辣味道的乡音,语音纯正甜美,地道的英伦音清晰可辨,听起来十分地顺耳。
  “对,我的核心业务是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没有顾及太多其他的边缘业务,也就没有进行相关的资源整合。”天放饶有兴趣地看着对面的女子。闻莺毕竟不是普通女子,两三句话就能引起天放的注意。
  “您的战略部署是完全正确的,可是对于一些有极强盈利能力的项目,比如网络教育,您没想过要和掌握这些资源的机构合作,以您的平台作为载体,在上面进行E-PAY的网上付费,然后双方进行分帐,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天放微一沉吟,啜了一口毛尖,“好啊,很精彩,可是从哪里整合这种资源?愿闻其详。”
  闻莺端起天放的绿茶壶,亲自给他添上一杯新茶,手法娴熟,俨然受过严格的茶道训练。一时间烟云袅袅,不等这水汽散去,她敛容缓缓而谈:“资源,我这就很充足,您也有。您这有很大的会员量和点击率,但是,这些点击率还没有转化成生产力和现金流。目前,我的教育集团分成三大块业务:领先成功英语培训中心、终生领导艺术学院、还有‘知识·财富’俱乐部。可以把这些资源都放在您的平台上,由此组成一个庞大的‘知识·财富’会员俱乐部;然后我们根据发生的实际交易量进行分帐。这样,您的、我的、我们的大量用户就转化成了知识·财富会员,我们称之为‘88卡’,每位会员只需花88元就可以在网络平台享受到与时代同步的教育资源;由此,他们还可享受代理资格,可以利用我们的平台进行创业,介绍别人来参加培训或成为我们的会员,因而获取相应的阶梯佣金、消费积分或是换购券。这样,每一名拥有知识·财富卡的会员,就等于获得一张通往终身财富的通行证,您看如何?”
  天放以食指轻敲茶桌表示多谢,“闻小姐的茶艺很好啊。您说的会员制是个非常好的想法。不过,有些事情可能欲速则不达。”
  “其实,我这边的资源和操作完全可行。用我这边的网站内容完全覆盖您的教育频道就可马上实施。只需要您的配合和相应授权就可以了。”
  “那闻总看这合作规划怎进行呢?”
  闻莺端起茶盅:“我们分四块市场发展会员:大学校园运营CENTER,企业内训,渠道机构加盟管理,个人代理市场。目前,我们每块市场都培育了大量的潜在、重点和签单用户。但对潜在用户进行强有力的宣传拉动,会是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在此期间,我们合作分摊相应费用。前期也需您投些市场宣传费哦。”
  “大概需要多少呢?”
  闻莺轻轻放下茶盅,略作沉吟,“我们计划能发展五十万学员,我目前周转较为紧张,我把拥有知识产权的领先英语多媒体课件,及相关管理类培训在您的平台上投放,市场费由您这边来调配,所有的市场活动和销售由我们来操作,您和我双方的分成比例是6:4。您看这样可行吗?大概是五百万左右。”
  天放嘴角微微上扬:“似乎会员的增长很可观哪,但是市场费的出处,全由我方负责不太合理吧。相应的分成比例是否也应做适当调整?天放公司的网络交易平台别的公司难望其项背。”
  “我公司以含金量这么高的课件入股,其间的每年50万美金的授权费已先行支付给知识产权的拥有者——英语培训业巨头华森集团。单是这项投入,就已经与预计让您投入的现金流持平,更不用说还需启动我们分布在各地的销售管道来覆盖全国市场。我们既要拿下地面站,又要大力开展网络营销所需的人力,各方面的耗费都是惊人的。”闻莺轻晃着嫣红色的茶,潋滟波光在她的脸上荡漾,让人为之一动。“这笔帐您一点也不亏,一下获得了50万会员的激增,同时用这套教育产品系统,能在原有客户中掀起一股新的创业消费热潮。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携起手来,复制更多的控股加盟连锁机构,然后一起冲刺NSDK,成为在其中上市的第一支网络教育股。”
  “您的增值视角很独特,而且信息量又多,请容我消化一下再行商议,您看如何?” 天放看来并无合作的热情,但是依然非常得体。
  “好,期待与陆总的联手。也许您不反对做好一个时间表,这样的话,各步骤也会莲开有序。”
  天放举起杯子饮了一口,“那我们回头再约吧。我待会还要去球场,失陪了。”
  闻莺笑吟吟地伸出手,与天放握手道别。
  “怎样?有没有被这位天才CEO打动?”球局终了,我开着球车,和天放谈笑。
  天放摇头:“不就是想要我给她投资吗,虽说她的计划象航空母舰一样完备,但是战线旷日持久,对资金流的占压太大。而单单由我方投入现金流,风险太大。”看来天放自己这边的现金流已经很紧张了,他也更需要加快融资的速度。
  “你的融资意向清晰了吗?”
  “已经有了几个比较大的风险投资者,它们的资金来自极为富有的私人。这种资本的性格是不惧风险,追求超高回报,也就注定它们只是截取企业中价值上升最迅速的一段,他们必然不想成为被投资企业的‘终身伴侣’。一个企业的业绩不可能永远高速增长,总有一天投资者会认为在‘天放网络’的现金权益套现投入其它项目更为有利,到那时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
  “比如说摩根家族这样的风险投资者?”
  “对,这些国际投资者站在世界前沿,对经济的把握比任何人都敏感,‘天放网络’不能仅仅是接受了他们的风险投资,然后又措手不及地被他们抛弃。我们有着最开放优化的管理团队,我试图与国际同行接触,探讨合作的可能性。我当然会接受风险投资,但我希望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将自己从融资风险中赎身出来,就此走向国际化。”
  我点头,暗自叹服。天放不愧是从商学院和几年国外实战中打磨出来的佼佼者,一般人对于大财团的青睐往往缺乏冷静的头脑,却忘记了他们可以动用的资金之巨大,完全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内挤跨英格兰中央银行,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即便‘天放网络’是世界上众多企业中的一个,它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企业。我们的管理团队,会为所有的员工负责。”天放沉吟道。
  
  这时天放的手机响了,他一接起来,脸上变得温柔了许多,爽朗的笑声留在了空旷的草场。
  这自然是语晴打来的电话,一进会所,就看到了在餐厅独自闲坐的语晴,窗外落日熔金,给她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娴静端庄中,别有情调。我正待上前,忽然想起她其实是在等天放,这才放慢了脚步,而天放已大步上前,轻捷地坐在了语晴的对面。
  “语晴,久等了。”
  “你不在的时候,时间其实过得很快。”语晴莞尔。
  待我为他们点好晚餐,语晴看着天放的眼睛:
  “天放,你今天有心事啊?”
  “今天谈了个合作伙伴,说要担当我的整个教育频道。对方是主做英语培训、MBA教育,同时也有相当份量的企业培训资源,运作高层论坛和PARTY非常在行。”
  “那如果和这家集团合作,可以做的就是终生教育的事业了。”
  “对。”天放惊喜地看着语晴,“你这么有见地,我很想听你的意见。”
  “如果终身教育这个理念能运作的很好,会有异乎寻常的收益。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实务方面只是个摆设,宛如皇帝的新装。”语晴在苏打水中加了两块冰块,微笑着晃了晃玻璃杯。
  “你说得很有道理,要支起一个庞大的教育门户,要耗费的时间精力和资金是旷日持久的,前期可能只进不出,撑到最后才可能赢利。”
  “就像打球,不管一杆进洞,还是引导推拉,事缓则圆。”
  天放惊喜地看着语晴,点点头,“事缓则圆。语晴,你觉得什么是企业?”
  “企业就是人们在里面愉快地工作,然后可以有报酬拿回家,而且,他们在里面的收获越来越大。”
  天放轻轻握着语晴的手,两人相视而笑,此时无声胜有声。
  
  上天对天放实在过分宠爱,赐给他聪明的头脑,深刻的洞察力,又给他一个创业的优越环境,甚至,还赐给他这样一个奇妙的女子。不曾约定,两人的想法却如此契合。我独自走上办公室,助理已经将下个月的预约客户名单放在了我的桌面,有些人离开,有些人来了,这个俱乐部就是永远不会寂寞,在名单最后一页,我赫然看到“范徐银珠议员”的名字。那个晦明不辨生死难料的孤寂夜晚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成得深,这个公证委托界的奇材,身家过亿的大律师,死去以后成为港台财经媒体热追的传奇人物,随着议员的到来,是不是可以解开什么迷呢?
  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9
 京儿| 发表于 2006-04-23 19:32:02 | 只看该作者
  有些错别字 不好意思 :)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