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事件”暴露的政企不分让人遗憾

  [复制链接]
查看: 22206   回复: 106
#20
 ID不能太长| 发表于 2007-05-17 11:31:50 | 只看该作者
  
  party>gov>law
  在这个顺序下,法算个球?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1
 共和a| 发表于 2007-05-17 11:35:05 | 只看该作者
  任何社会都是party>gov>law。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2
 三北布衣| 发表于 2007-05-17 11:52:46 | 只看该作者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3
 hovil| 发表于 2007-05-17 12:18:27 | 只看该作者
  “茅台事件”暴露的政企不分让人清醒。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4
 qweasdzxc001| 发表于 2007-05-17 12:38:20 | 只看该作者
  政企分开了,他们怎么捞钱呢!!!!
  
  这就是中国,就是号称是最优越的社会主义国家,号称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5
 赚分专用| 发表于 2007-05-17 12:44:34 | 只看该作者
  3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6
 正义的来福零| 发表于 2007-05-17 12:51:52 | 只看该作者
  恰恰相反,我认为此事可看作为对上市公司和股民的保护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7
 硬的果冻| 发表于 2007-05-17 13:06:18 | 只看该作者
  谢谢各位,问好西蒙尼兄。
  
  转载几篇同样题材的评论
  
  首先是今天《人民日报》的: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乔洪事件”追问政务公开
  
  郝洪
  
  2007年05月17日08:23 【字号 大 中 小】【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贵州茅台总经理乔洪究竟怎么啦,到哪去了?这个问题,就像未来股市是涨是跌一样难以回答。
  
  “五一”长假过后,市场就有传言,贵州茅台总经理乔洪被双规,甚至有媒体引贵州省纪委人士的话,言之凿凿,乔洪涉嫌贪污受贿被调查;
  
  5月14日,贵州茅台发布企业公告,声称乔洪即将任贵州省国资委副主任;
  
  5月15日,有媒体求证贵州省国资委,得到国资委企业领导人管理处、办公室、政策研究室等部门一律“不知情”的回答;
  
  5月16日,又有媒体透露,贵州省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强调,乔洪确已调任国资委,但“还要配合其他一些工作”。
  
  半个月来,市场关于一家国有上市企业老总去向的猜疑与演绎,犹如电视连续剧,疑云密布,跌宕起伏。
  
  有意思的是,在这一关于“乔洪线路图”的追踪过程中,上市企业在市场关于信息及时披露的压力之下,以公告的形式,倒逼一些地方政府部门的信息公开――在贵州茅台发布公告的第三天,当地国资委终于以接受媒体采访的方式,出面辟谣。尽管政府的回应仍然模棱两可,且回应方式也不算正式,但总算是给了公众一个交代。
  
  事实上,在“乔洪事件”中,当地国资委的尴尬,还远不是信息披露不及时那么简单:
  
  它引起公众对政府干部任命过程公开的追问――一个国有上市企业老总如何变身为国有资产监管部门的负责人,这当中是否应该有公开考核?有公示?
  
  这也引起公众对干部监督过程公开的追问――当地国资委关于乔洪上任之前“还要配合其他一些工作”,背后的真正含义是什么?这当中蕴藏着什么样的规则?倘若乔洪没有问题,监管部门为何迟迟不以正视听;倘若乔洪确有问题,监管部门如何解释乔洪的“调任”?
  
  类似这样以市场经济信息及时披露挑战政府信息公开的,“乔洪事件”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事实上,在早前的SK―Ⅱ事件、麦当劳肯德基违法用工事件,乃至更早的牙防组事件中,我们都能看到一个正在成熟的市场对政府信息公开、对政务公开的迫切需求。这些事件就像一个个放大镜,将一些地方政府部门面对一个逐步规范、公开的市场时的尴尬充分暴露。
  
  那么,该如何应对呢?是顺应潮流、自我革新,还是犹犹豫豫、踯躅不前?这恐怕不难选择。因为,政府信息公开及时与否,政务公开程度高低,不仅涉及市场投资者、消费者切身利益,更影响市场制度建设――有多少上市公司借政府信息公开不及时、政务不公开,而违规披露不实信息?有多少违规者因此赢得“危机公关”的时间,逃脱法律规章制度的惩戒?
  
  “乔洪事件”还没结束,不管乔洪未来如何,希望当地政府部门能及时予以披露。这不仅对公众有个交代,更有助于维护政府部门的公信力。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8
 硬的果冻| 发表于 2007-05-17 13:08:58 | 只看该作者
  其次是今日《新京报》秋风老师的:
  茅台老总去向不该迷雾重重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7-5-17 1:55:11 · 来源: 新京报
  
  围绕着贵州茅台总经理乔洪被调查的传言已经持续一周,但是,从上市公司到贵州省有关部门,都保持着一种奇怪的沉默,让投资者、让贵州公众,对这样一件关系到自身利害的事件,无从掌握最准确的信息。
  
  贵州茅台是一家上市公司。而上市公司对于任何一个法定披露信息的隐瞒或扭曲,都可能使部分或全体投资者作出错误决策,从而蒙受程度不等的损失。
  
  因此,现有证券监管法律为上市公司规定了一种强制性信息披露义务。贵州茅台确实于5月14日发布公告称,乔洪因工作原因调任贵州省国资委副主任。但是,媒体调查的结果却不能证实公告的这一说法。这一公告是否属实?
  
  当然,这一公告本身就十分奇怪:由一家上市公司率先来宣布省政府一位厅局级干部的人事变动情况。本来,这是政府的义务。就在上个月,国务院公布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不论按照哪个标准,乔洪是否担任贵州省国资委副主任一职,都属于政府部门应当主动公开的信息。
  
  市场有传言称,乔洪已经受到调查。贵州省纪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经证实了这一点,但是,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式公告,而涉及一位重量级的国有上市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问题,涉及厅局级官员的问题,是否需要公告?
  
  这样,乔洪,一位厅局级官员、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对于茅台公司具有重要影响的人物,现在究竟是什么身份,是国资委副主任,还是被调查对象,都成了一个谜。
  
  为什么信息披露、信息公开制度运转不良?关键的原因恐怕是,相关信息披露制度本身存在不足:未能详尽地规定,上市公司或者政府未能履行信息披露、公开义务,投资者、公众可以得到什么样的有效救济。尽管《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及《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都规定了监督管理与法律责任,但是,这些规定过于笼统,过于强调监管部门、政府部门内部的监督,而忽略了为投资者、公众维护知情权提供便利而有效的救济渠道。也就是说,缺乏投资者、公众直接问责的机制。
  
  乔洪事件显示了,在保障投资者、公众获得相关信息的权利方面,现有的制度还有不少漏洞。
  
  □秋风(北京学者)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29
 硬的果冻| 发表于 2007-05-17 13:14:24 | 只看该作者
  就三篇来说,不敢说我写的最好,但可以看出,我那篇是最尖锐最指问题核心的一篇。
  
  中国的股市也好,中国的经济也好,不在于没有法律,也不在于政府“不管”。
  
  问题还是出在老地方:即什么是政府该管什么是不该管,纠缠不清,没有厘清。换句话来说,我们的政府,缺乏一个权力制衡的机制。
  
  再转载今天《南方周末》的“方舟评论”,可谓是说到了核心:
  
  方舟:股民需要什么样的风险教育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5月17日08:10 南方新闻网-南方周末
  
  证监会如此拉开架势“深入开展投资者教育”,股民焉能不惊起一身冷汗?对政策面不希望股市涨得过快过猛的意图,股民焉能不心领神会?
  
  上周五,沪综指成功站上4000点关口。正当股民喜上眉梢之时,不料却遭证监会当头棒喝。5月11日晚,证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投资者教育、强化市场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告诫投资者“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警示股民“理解并始终牢记‘买者自负’的原则”,不要“抵押房产炒股、拿养老钱炒股”。
  
  对于证监会的好心教导,不少人认为很有必要,且非常及时,证监会自己也强调投资者教育是其一项重要工作。但是,细究通知发布的时机、形式以及证监会的职能定位,又会发现所谓的投资者教育大为不当。
  
  显然,当前的股市局部过热绝非一日之功,既然证监会把投资者教育作为自己的经常性工作,那为什么不在今年3月份垃圾股满天飞、股民投资风险最大之时“教育”,偏偏要到股指攀上4000点整数位时才出手?而且,此次“教育”声势浩大。证监会官方网站5月11日晚发布通知后,各大门户网站均以头条位置登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也及时播发。作为中国股市的最高管理者,证监会本来就有牵一发而动股市全身的功力,如此拉开架势“深入开展投资者教育”,股民焉能不惊起一身冷汗?对政策面不希望股市涨得过快过猛的意图,股民焉能不心领神会?
  
  于是,整个周末股民都在惊恐中度过,随后的3个交易日股市剧烈震荡,4000点关口也应声失守,股民纷纷惊恐出逃。可以说,该通知打压股市的目的已顺利达成,市场活跃度明显降低;此次多有损失的新老股民也在证监会的直接教育下,上了一堂惊心动魄的风险课。
  
  心有余悸的老股民自然会联想到上一次的风险教育。1996年,正是一篇《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的《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在郑重提示股民风险意识的同时,也让股市连续3日跌停,大多股民血本无归,牛市从此转熊。当下证监会推出的教育,可说是继1996年之后管理层开展的第二次大规模投资者教育。当然,此次教育显然已接受前次教训,手法更为巧妙,影响也更为温和,但是,两次教育共有的特征无疑都是以直接的行政手段干预股市。
  
  风险教育当然有必要,问题是谁来教育更合适。大众媒体刊登警示文章,专家独立发表泡沫估测,等等,都是广大股民乐见的。而敢入股市者,谁人不知有风险?即便有人“抵押房产炒股、拿养老钱炒股”,那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何况这还是极端的个案。更重要的是,新股民只有亲身参与股市,才能真切感受到投资的风险,这样的自我教育远比口号式的风险教育更为有效。相反,意在保护投资者利益、却每次都让投资者实实在在赔钱的行政化风险教育,是不是成本太过高昂了?
  
  尤其需要明确的是,行政机关行使公权力的一个首要原则,就是“法无明文规定不得行”。而遍查证券法律,没有一个法条规定证监会有教育股民的职能。证监会如此深入开展投资者教育,是不是会有越权行政的嫌疑呢?
  
  当然,证监会作为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机构,其呼吁投资者保持理性、希望加强投资者教育的好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证监会这样的“教育”必须做在平时,做在一点一滴,断不可在特殊节点开展声势浩大的“教育”,以免让股民误解为行政干预股市。
  
  这样看来,证监会完全不用把过多的精力耗费在本不用做的投资者教育上,更无需为股市指数负责。真正要下大力气做的,是不负亿万股民之托,依法行使监管职能,把中国股市真正打造成一个干净的市场,让股民有信心经营长期的价值投资。只要证监会依法恪尽职守,尊重市场本身的规律,洗刷中国股市“政策市”的恶名,那么,说句不该说的话,即便股市有一天真的崩盘了,股民也不会对证监会有一句怨言。
  
  当前的牛市行情来之不易,其中,证监会在成功推行股权分置改革、加大违规行为查处力度上功不可没。而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最大的风险或许恰恰来自无法预测的行政干预,股民们绝不希望本轮牛市行情会“成也证监会,败也证监会”。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