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人假设”是个“套套逻辑”

  [复制链接]
查看: 2296   回复: 4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5-05-05 23:05: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对于假设前提,我们往往像神灵一样供奉着,不敢有半点侵犯。可是,有多少人从心底里面真正地接受一个似是而非的命题呢,我看不见得,除非根本就没有自己去思考过。也许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吧,一直以来我就对“理性人假设”耿耿于怀。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不敢多想,直到我阅读了Herbert Simon选集后,便觉得有了一点大师的支持。虽然大师在我尚未拜读过他的著作时就已仙逝,但我对他在多个领域所获成就的佩服以及对他个人的崇敬之情却刚刚开始。
以前我不知道什么叫套套逻辑,后来才知道如果一个命题是无法证伪的,那便是套套逻辑。比如说,把人类所有的行为看做是理性行为,时间就不存在不理性的行为。但是,什么是科学?科学是可以被证伪的。也就是说,如果经济学是一门科学,就要被不断地证伪。经历了否定之否定之后,理论才能发展。我想,这也是有限理性学说产生发展并不断修正“理性人假设”的必要性所在。
    Alfred Marshall曾经在他的论著中说过:
    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研究的是日常商业生活中的人类;它考察个体和社会行为中与良好生活的物质需要的获得与使用联系得最为紧密的部分。
    因此,它一方面是财富的研究;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对人的研究的一部分。这在于人的特性更多的是由他的日常工作和由此所获得的物质资源所铸造的,而不是任何其他影响,除了他的宗教理想之外。
    因该说,经济学的研究归根到底是活生生的人。而处于复杂环境中的人,限于能力所表现出来的是“有限理性”,如果我们用“理性人假设”前提下推导出来的所谓“客观规律”来推测“有限理性”的人所作出的决策的轨迹,那么就如同“使用自由落体的法则的真空版本来预测沉重物体在蜜糖中的下沉”一样。
    传统的经济理论中总是假设经济人如同一部精密的计算机器,在所面临的任何形势中均会作出理性的决策。而经济学家仅需要考虑在其面临的经济管理形势中何种选择在数学上最优,就可以描述经济人的理性行为。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沙发
 非智慧非木讷| 发表于 2005-05-05 23:10:04 | 只看该作者
  真的希望对这方面有研究的人来砸!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板凳
 luckydogs| 发表于 2005-05-05 23:38:06 | 只看该作者
  你所理解的套套逻辑和我所理解的不一样,套套逻辑是同义反复的意思,所以无法说明问题。比如,我长得比你帅,为什么呢,因为你长得比我丑。这种论证就是套套逻辑(当然,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而你所理解的套套逻辑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
 superej| 发表于 2005-05-06 00:03:44 | 只看该作者
  -.-
  第一句话就错了...
  
  逻辑推论都很清晰明白,一般不会错...反对一个理论从假设前提入手是最方便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4
 非智慧非木讷| 发表于 2005-05-06 00:10:48 | 只看该作者
  可是,当我们学习经济学的时候,哪个老师会让自己的学生怀疑假设前提呢?如果经济学的假设前提有问题,为什么不见任何改进呢?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
 非智慧非木讷| 发表于 2005-05-06 00:13:01 | 只看该作者
  Simon认为,在复杂的社会经济形势中,人不是先知的上帝,只有有限的计算和分析能力,无法充分利用所掌握的大量信息来进行计算并得到最优解,因此,人们往往不是在寻求“最优”,而是在获得“满意”。这里我想插如一个自己的观点:经济学家在进行“理性人假定”的时候,并不是对于现实来说最优的决策,也许是限于他们的能力、时间和精力,也是他们在学术领域寻找现实世界一种简化近似的数学模型中的最优来作为他们“可满意”的决策。而这也是实现人类有限理性行为的一种表现。
    这相当于心里学上的“行为主义”,人们设计或改变行为模式是为了使自己得到对刺激更好的反应结果。对此可以通过对弈的例子来说明,从理论上来说,对弈可以通过对有限的树型结构寻求最优而得到最佳策略,博弈论的理论分析也说明对弈的结果是严格确定的,如果是两个先知在对弈的话,那么确定了谁先下第一步就确定了结果,没有对弈的必要。然而无论是九段高手,还是超级计算机,都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分析每一种可能下法的对弈结果。如果在这样一种严格局限的形势中人们都无法得到理论上最优的策略选择的话,怎么能期望人们在现实复杂的经济形势中如果传统经济理论中所认为的那样采取最优化的策略。
    对于这一问题,Simon的回答就是著名的“有限理性”理论,其核心特征就是“满意化”,人们寻求的不是获得最高回报的策略选择,而是寻找一种足够让人满意或者说“足够好”的行动过程,因此经济学或管理学的重要研究任务就是描述人们的行为模式,刻画他们如何形成决策从而决定自己的行动过程,简单说来就是决策形成过程。
    他的这种思想可以说引发了微观经济学的一场革命。他让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来看问题和研究问题,在他之后,人们对待经济数学模型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这并不是说最优化经济数学模型失去了意义,但是它们应该被视为一种理论近似,是人们对复杂经济现实做出简化后用严格数学推理来帮助自己决策的工具。但是,正如Simon在文中所说的“传统理论和新古典理论的预测和它们所导出的政策建议必须谨慎对待。”经济学或管理学如果不深入考察这些行为模式或者行为变迁,那么就很难说明现实中人们实际做出的选择。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
 非智慧非木讷| 发表于 2005-05-06 00:15:13 | 只看该作者
  关于套套逻辑,我参考的是《经济解释》,也许有出入吧。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
 冬天的孤独| 发表于 2005-05-06 00:24:35 | 只看该作者
  其实,“理性人假设”就如同上帝创造了一块连自己也搬不动的石头。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
 米兰磐石| 发表于 2005-05-06 09:49:11 | 只看该作者
  看不出理性人假设和有限理论有啥区别
  除非所谓的“有限理性”可以精确的定量的对人的行为的理性程度作出解释。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
 zilchelf| 发表于 2005-05-06 18:35:50 | 只看该作者
  以下选自张5长的《经济解释》,楼主既然看了,难道忘了这一段?
  
  
  
  第三节:特殊理论与套套逻辑
  
   我们都知道,同样一件物品,在很高的山上其重量是会减少的。地心吸力的理论解释了这个现象。但在牛顿之前,人们会怎样想?我们知道在很高的山上,气温会下降的。假若我们说,寒冷的温度,由于某些缘故,会使物体的重量减少。这是一个理论。要证明这理论是对的,我们把同样的物品拿到海平之地,把它放在冰冻的房内,衡量其体重,但发觉体重没有减少,那么温度之说就被推翻了。
  
   下文将会解释,凡是有解释能力的理论,都一定有被事实推翻的可能性(refutable by facts),但却没有被事实推翻。以温度下降来解释物体重量减少这个理论被事实推翻了,我们应不应该视之为错呢?这是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假若我们不管其他情况,一被事实推翻的理论就当作是错了,那么所有理论都是错了的。那不成。被事实推翻了的理论是可以挽救的。以上文的高山物体重量的例子来说,温度下降之说是被推翻了,但我们可以说,在高山上,不仅气温较低,风也较大。于是,我们再作实验,将同样的物品放在冰寒之室后,加上电扇,再衡量其重量。这一衡量,又发现那温度之说是被推翻了的。
  
   我们再接再厉,指出高山上的山坡是倾斜的。于是在有电扇的冰室内加上斜板,将物品安置在斜板上衡其重量,又发觉温度之说不可信。绝不气馁,我们继续指出高山的位置海拔上升。于是,我们耗巨资,将冰室高筑至云霄。终于,我们重复了高山上的情况,有冰寒,有电扇,有斜板,有高度,物体的重量果真少了,所以温度的理论是被证实了的。这个理论没有错,但却是一个特殊理论(ad hoc theory)。特殊理论也是理论,不过因为过于特殊,一般性的解释能力就谈不上。这不是理论的内容不足,而是内容太多,以致内容稍为一改,理论就会被推翻了的。
  
   任何科学理论,若被事实推翻,我们总可以多加条件来挽救的。但挽救理论是须付代价的。过大的代价就不应该付。一个特殊得只能解释一个现象而完全不能伸展到其他现象去的理论,是毫无一般性的解释功能,所以其解释力小之又小,其代价是太大了。被事实推翻了的理论可以挽救,也往往应该挽救,但不应该付出过大的代价。代价是否过大的衡量准则,是要基于一般解释力的大小。大小有程度之分。我们不应该见一个理论的解释能力不够广泛就放弃它--今天不够广泛的理论,明天可能有较广泛解释能力的取而代之,但在此之前,不够广泛的理论可能是最有用途的了。
  
   世界上有真理,但没有不可以被更佳理论代替的理论。科学的进步,不是因为对的理论代替了错的,而是因为较有广泛解释能力的,代替了较狭窄的。人的思想可以深不可测,今天认为是绝佳的,明天可能被更有用场的代替了。在科学发达的今天,我们还未能将我们的思想能力加以限制。正相反,因为近四十年来科学突飞猛进,我们有更大的理由相信,人的思想所及,可能永无止境。
  
   一个特殊理论,若是特殊到只能解释一个现象--如上文所述的例子,只能解释某物体在高山上的重量--是站在科学理论的一个极端,完全不能一般化,用场极少。站在另一端,却是一般化得离谱,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可能是错的「理论」。不可能错,是因为完全没有内容。这就是哲学上所说的套套逻辑(tautology)了。特殊理论内容太多了,而套套逻辑则没有内容。所以可取的理论,一定是在特殊理论与套套逻辑之间。
  
   所谓套套逻辑,是指一些言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是错的。说得更严谨一点,套套逻辑不可能被想像为错!举一个例,假若我说:「四足动物有四只脚。」这怎可能会错呢?句子内的后半部重述了前半部的意思,即使我们花很大功夫也不可能想像到它在怎样的情况下会是错的。在地球上、火星上它不会错,在宇宙任何地方它也不会错。这句话的一般性确是厉害,但内容究竟说了些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有说!我们想破脑袋也知道是对的,但不知其内容。那是说,套套逻辑的内容是空洞的,半点解释能力也没有。
  
   一般而言,套套逻辑并不是「四足动物有四只脚」那么简单,那么一目了然。空泛而没有内容的,而又不可能错的「理论」多的是,然而很多时就是大学博士也不易察觉。且让我举一些例子吧。
  
   在经济学上,一个不可或缺的基本假设是:每个人的任何行为都是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但一个人抽烟或跳楼,对自己的身体是有害的。假若我们说抽烟或跳楼的行为,是因为「争取个人最大利益」,那就是套套逻辑了。在那个假设下,任何行为都算在其内,以「争取个人利益」来「解释」抽烟或跳楼,不可能错,因为假设的本身是一般地包括了人的所有行为。但如果所有人的行为都是定义地、空泛地被解释了,那么整个经济学就没有什么内容。
  
   举另一个例子。有一位经济学者,试图以事实考证,私营企业的生产成本是否那企业所能做到的最低成本。但根据经济学的定义,所有私营企业,为了要图私利,必定会尽可能减低生产成本。于是,这位学者所试图的考证是套套逻辑,不可能错,但也没有内容,因为定义本身不容许有可以减低生产成本而又故意不减低的行为。佛利民(M.Friedman)对这位学者的考证工作,可圈可点地下评语:「愚蠢的问题,当然会得到愚蠢的答案!」什么是愚蠢的问题呢?不可能有第二个答案的问题--或答案不可能是错的问题--就是愚蠢了。
  
   是的,套套逻辑并不肤浅,往往不是一目了然,甚至可以连饱学之士也看不出来。三十多年前,一位哈佛大学的研究生拿到经济学博士衔,其论文被该校选为最杰出并颁以奖状。后来该论文出版成书,大事宣扬。艾智仁(A.Alchian)读后所写的书评更有名。艾氏精辟地指出,获奖的整篇论文都是套套逻辑,不可能错,没有内容。这书评使哈佛尴尬之极。试想,一个博士学生的套套逻辑,可以使大名鼎鼎的哈佛经济学系的高手教授也看不出来,我们又怎可以低估这种逻辑的「高深」呢?
  
   我说套套逻辑不可能错,没有内容,但并没有说这种言论绝不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事实上,很多重要的科学理论,是从不可能错的套套逻辑所提供的概念而引起的。套套逻辑有一点很可取的特色:它有极大的一般性。假若我们能把范围加以约束、收窄,有时可以促成一个有内容的--可能错的--理论,其解释能力之强,令人拍案叫绝。
  
   在经济学内,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出一些例子。例如,上文所提及的「争取个人利益」与抽烟,把这二者天经地义地--好像下定义似的--混为一谈,是套套逻辑,没有内容;但假若我们能加以一些约束条件(即局限条件),使我们能推断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多抽烟、少抽烟,或戒烟,那么理论就有内容,可以被验证。
  
   另一个更为明显的,从套套逻辑变为大有用场的理论的例子,是货币学说中大有名堂的币量理论。这理论的起点分明是套套逻辑:货币量(M)乘货币的流通速度(V),等于物品的价格(P)乘物品的成交量(Q)。这个MV=PQ的方程式不可能错,是因为前者(MV)与后者(PQ)只不过是从不同角度看同一数量。既然不可能错,这方程式就成为一个定义,又可以写为MV≡PQ了。很显然,这定义没有解释什么现象。但因为它提供了一个角度看世界,有启发力,若能适当地加以约束,就变为重要的币量理论,大有解释能力了。费沙(I.Fisher)、佛利民等学究天人,成功地指出在什么情况下货币的流通速度在大致上是固定的,继而指出币量(M)与价格(P)的连带关系。近四十年来,币量理论被高手搞得千变万化,异彩纷呈,但归根究底,还是源于一个套套逻辑的概念。
  
   有人说,三十多年来在经济学上大行其道的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是套套逻辑。但我认为高斯定律大有用场,是因为识者可以将之技巧地加以约束,千变万化,引出不少具有灵活的、解释现象能力的理论。同是套套逻辑,到了本领不同的人手上,就会有截然不同的威力。那些批评高斯定律是套套逻辑而置之度外的人,可谓不知天高地厚。至于高斯定律是什么,我们要到本书的下半部才详尽地分析。
  
   我们可在特殊理论及套套逻辑这两个极端之间下些结论。特殊理论内容过多,只能特殊地解释一个现象,完全没有一般性的解释能力。但特殊理论总要比完全没有理论好。嘉素(R.Kessel)说得好:「没有任何理论在手,什么辩论也胜不了。」只能解释一个现象,是比一个现象也解释不了优胜的。但好的科学理论,必定有一般性;不然的话,理论多如现象,那岂不是乱七八糟了?
  
   另一个极端是,套套逻辑广泛之极,不可能错,但如此一来,其内容就变得空洞,不着边际。套套逻辑的解释能力,比特殊理论还有所不如。但套套逻辑可以是个重要的概念,可以有启发性,因为它可能为我们提供一个新的角度看世界。认为套套逻辑内容空洞而置之不理的人,是低手。高手不会放弃任何角度看世界,而一旦认为大有瞄头,他们就会施出浑身解数,加上各种约束或局限条件,使套套逻辑增加内容,巧妙地将「定义」变为可以解释现象的理论。
  
   大有可取的、足以解释世事的理论,都一定是在特殊理论与套套逻辑这两个极端之间。科学的进步,往往是从一个极端或另一个极端开始,逐步地向中间发展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